不自由的电影 不知归向何处的萧红







  以前进影院观影无不是音响效果和打斗场面轰轰烈烈的欧美大片,亦或是国产奇葩烂剧,无一不喜气洋洋。可是《黄金时代》看完,心塞,心理活动影响到血液流动,沉闷压抑的气氛让我不快。 
   
  在萧红人生中注定的相遇之前,生活是支离破碎的,电影对此毫无粉饰遮掩。父母的冷漠、仅能从祖父那里得到的些许温情、未婚夫汪恩甲、表哥陆振舜,陆续出现在她生活里,或多或少,改变着她的生命轨迹。但这些相遇,是生命准备期的相遇,是次一等的。 
   
  命中的相遇终于出现,遇到萧军,遇到东北作家群,遇到该遇到的人,所凭借的,无非一支笔和她那无与伦比的天赋。他们讨论读书写作、爱的哲学,排演戏剧,在新年夜欢歌笑语,在街头和另一群年轻人拥抱。 
   
  但即便相遇,也不意味着万事大吉,夭折、动乱、倦意都在发生,有人死去,有人被捕,有人悄悄退出那个时代,也有人谋求更大的相遇,例如萧红,她去了上海、青岛、武汉、香港,遇见鲁迅、许广平、胡风、梅志、丁玲、聂绀弩、舒群、罗烽、蒋锡金、骆宾基、端木蕻良。所以,她的故事天然适合电影,她的经历,正是“英雄的旅程”。 
   
  就这样,作为少见的传记式文艺剧情片呈现在我的眼前,但令我“欣赏”到的确是徒有纪录片的结构,却没有纪录片的自然、客观、公允,以及对大局的控制——时代、人物、文学,都成了模式化的背景,归根结底,讲的还是不知归向何处而去的萧红。 
   
  《黄金时代》在表达上创了新,它将顺叙、倒叙与插叙杂糅于一体,对白、旁白与独白混集于一身。主线是萧红的一生,但时空不时置换,一会插叙个情节,一会又从几十年后开始倒叙,借一个人的嘴巴,来补叙当前。 
   
  这就是对纪录片矫揉造作的模仿了。 
   
  和纪录片一样,伪纪录片《黄金时代》也用了大量亲友访谈、史料式镜头、信件复述、人物自述等纪录片摄影手法,构建事件,试图以假乱真。但亲历者和回忆者都是演员,创作方式又是剧情片的,搬演、再现、仿拟甚至虚构,怎么看怎么不顺眼。 
   
  这就使得脱戏的感觉尤为强烈,往往一段情节正在行进,忽然卡住,然后不知打哪冒出一人,闯入镜头,开始评述那年那月那女人,硬生生把你拉出戏。TMD,这就是典型的不好好说事好么! 
   
  诚然你可以和我说:这是间离的表演(演员们在说台词的时刻会忽然面向观众交代背景和诠释人物心情,通过强化扮演性以提醒观众,我们看到的萧红是她,但又只是口口相传中的“被讲述的她”,人和历史一样没有真相)+迂回的结构(看不懂的同学很难说明白,其实就是几条线的前后来回来回地迂回、各人的回忆、各类体裁的文体的影像化)使得人物语言和镜头语言密集,层次感丰富,看完有种饱涨感。 
   
  OK,我承认我不懂。编剧李樯的确拿手处理肮脏敝旧的场面和人物然而萧红、萧军、端木他们,这类大时代背景下的一类文学青年的代表人物则在这些困苦、痛苦之上,有一个更为核心和宝贵的东西。“那东西”,很遗憾,在这部电影里并没有真正表现出来。 
   
  就更别说鲁迅了。这部电影里的王志文版的鲁迅实在太糟糕。完全就是一个话剧表演中的、教科书里的鲁迅,他说着鲁迅书里的句子,一个字都不改的,非常非常拗口,非常非常别扭。抽烟啊,咳嗽啊,然后再像念话剧一样念出一句“鲁迅名人名言”,完全是假人一样的鲁迅。 
   
  这就是我对这部电影最糟糕的印象。里面很多人物都像是假人。好像他们说着“名人名言”,穿着旧衣服,知道自己“在装一个三十年代文化名人”。 
   
  《黄金时代》原是2014年我最期待的电影,因为萧红,也因为许鞍华。没想到竟是这样。因为装,整个观影过程中,你几乎能感觉到许鞍华那张老脸,在镜头外的某处,真理在握似地叨叨:这是一种艺术上的尝试,要摒弃商业电影的浮华,反映更真实的人性,做到...... 要知道作为文艺片,时间又这么的长,那么电影本身排片少,上座率还不高,开演半小时,就已经有人开始退场也就不难理解了。 
   
  我很理解观众的离席。电影不容易看,加上显而易见的装叉,和不合时宜的呓语式独白,使之成了一场漫长的自嗨秀。 
   
  也许,有人要说,这并不是低级的故事片,人家是在拍传记。但,传记非得这么颠三倒四吗?套用一位网友的话“时代不是呈现,它不是告诉我们这些过往的事情究竟是怎样——二萧分手的罗生门?它得告诉我们,这些逝去的人、事、物,缘何被时间定格成了如今的样子。 ” 
  因此,整部《黄金时代》从技术层面来讲,剪辑摄影灯光美服化道乃至导演和表演都无可指摘,也是华语电影最高水准。可惜——内美不外现。《黄金时代》的问题,归根结底还是内在的缺失与思想的浅薄。 
   
  总之,这部电影是不自由的,所想要展示的萧红是不知道归向何处的,如果你对萧红有了解,有一定的东西进行打底的话,看看还是不错的。但如果你是为了八卦,或者其他什么目的的话,那我就为由呵呵了。

©Lucifer | Powered by LOFTER